日本与印刷事业,一战中的北洋政府

2019-10-05 01:17 来源:未知

图片 1

原标题:词语||拿破仑从未说过中国是“睡狮”

图片 2

日本人在青岛设立的气候观测站——青岛测候所。图为观测站远眺。

在中国,拿破仑睡狮论可谓妇孺皆知。可是,许多西方学者曾经彻底翻检过与拿破仑相关的原始资料,发现“无论法文或其他语言的任何一手资料,都没有记载拿破仑曾经说过这句话”。

对德宣战后,北洋政府并未直接派兵参战,但根据英法协议,招募大批华工运往法国前线。图为华工登船远赴欧洲。

图片 3

在中国,拿破仑睡狮论可谓妇孺皆知。可是,许多西方学者曾经彻底翻检过与拿破仑相关的原始资料,发现“无论法文或其他语言的任何一手资料,都没有记载拿破仑曾经说过这句话”。

图片 4

图为所长入间田毅照。

“睡狮论”的来龙去脉

1918年11月28日,北洋政府召开大会庆祝一战胜利,在故宫太和殿举行盛大的中外军队阅兵式,并鸣礼炮108响。图为太和殿阅兵现场。

图片 5

“睡狮论”源起于西方基督教话语中常见的“唤醒东方论”,先是被清末外交家借用来阐释中国的外交姿态,继而被梁启超化用,并创作了一则关于“唤醒睡狮”的寓言。清末革命宣传家将“醒狮”立为民族国家的象征符号,将之应用到各种民族主义宣传之中。在各种宣传包装之下,“睡狮论”逐渐融入到民众的口头传播当中。

图片 6

1915年1月开业的青岛新报社社址。

唤醒论的由来

1918年12月25日,顾维钧从巴黎报告“晤美全权代表谈中国事”之电文。

图片 7

在中国,拿破仑睡狮论可谓妇孺皆知。可是,许多西方学者曾经彻底翻检过与拿破仑相关的原始资料,发现“无论法文或其他语言的任何一手资料,都没有记载拿破仑曾经说过这句话”。美国学者费约翰建议将唤醒中国论的发明权归于曾国藩的长子、著名外交家曾纪泽。

图片 8

青岛写真案内发行所原址旧照。左右上角人物为发行所的日方负责人。

图片 9

1918年12月30日,驻美公使顾维钧致电北京政府外交部,报告美国与会全权代表探询中国对于蒙古、东三省及山东各问题所抱宗旨。

图片 10

曾纪泽

图片 11

1914年4月开业的英和印字局原址旧照。该局最主要印刷日文和英文书报刊。

1887年,曾纪泽在欧洲《亚洲季刊》上发表“China, the Sleepingand the Awakening”(中国先睡后醒论),文中提到,“愚以为中国不过似人酣睡,固非垂毙也”,鸦片战争虽然打破了中国的安乐好梦,然而终未能使之完全苏醒,随后乃有圆明园大火,焦及眉毛,此时中国“始知他国皆清醒而有所营为,己独沉迷酣睡,无异于旋风四围大作,仅中心咫尺平静。窃以此际,中国忽然醒悟”。据说此文发表之后,“欧洲诸国,传诵一时,凡我薄海士民,谅亦以先睹为快”。

1918年12月30日,驻美公使顾维钧致电北京政府外交部,报告美国与会全权代表探询中国对于蒙古、东三省及山东各问题所抱宗旨。

图片 12

但是唤醒论并非曾纪泽的发明,也不是针对中国的专利,日本、印度、韩国等东方国家,全都不约而同地被西方基督教文化所“唤醒”过。唤醒论是东西方对峙的文化语境中,基督教文化对于整个东方文化的一种居高临下的论调,是“文明社会”对于“前文明社会”优越感的表现。曾纪泽是个基督徒,他借用了唤醒论作为话题入口,目的在于阐述中国温和而不容欺侮的外交姿态。

图片 13

日本人仙波子之吉在青岛成立的博文堂书店原址。该书店经营各种书籍、杂志、文具、教科书等。

据一位美国学者的大略统计,从1890年到1940年间,美国有60余篇论文与30余部著作在标题中使用了“唤醒中国”这样一种表达方式。可是,这些标题中所提及的唤醒对象往往是“中国龙”或“中国巨人”,从未有过“中国睡狮”的意象。那么,睡狮意象又是谁的发明呢?

巴黎和会会场所在地凡尔赛宫部分宫殿内景。

图片 14

宁选睡狮不选飞龙

图片 15

1915年3月开业的大和印刷所原址。该印刷所主要经营印刷及相关业务。左上角人物照为店主早野兴一郎。

梁启超1899年的《动物谈》讲了一则寓言,第一次将睡狮与中国进行了勾联。梁启超说自己曾隐几而卧,听到隔壁有甲乙丙丁四个人正在讨论各自所见的奇异动物。某丁说,他曾在伦敦博物院看到一个状似狮子的怪物,有人告诉他:“子无轻视此物,其内有机焉,一拨捩之,则张牙舞爪,以搏以噬,千人之力,未之敌也。” 还说这就是曾纪泽译作“睡狮”的怪物,是一头“先睡后醒之巨物”。于是某丁“试拨其机”,却发现什么反应都没有,他终于明白睡狮早已锈蚀,如不能更易新机,则将长睡不醒。梁启超听到这里,联想到自己的祖国依然沉睡不醒,愀然以悲,长叹一声:“呜呼!是可以为我四万万人告矣!”

1919年1月18日,战胜的协约国集团在法国巴黎召开解决战后事宜的“和平会议”,中国作为战胜国参加了这次会议。图为巴黎和会召开时的中华民国总统徐世昌。

图片 16

虽然曾纪泽从未将中国比作睡狮,可是,梁启超却多次谈到曾纪泽的《中国先睡后醒论》,指实睡狮论出自曾纪泽。梁启超是清末最著名的意见领袖,文风淋漓大气,笔锋常带情感,在清末知识分子当中极具影响力。而曾纪泽论文的文言版虽曾在报纸刊载,但并没有收入《曾惠敏公遗集》,事实上很少有人能读到原文。

图片 17

版权声明:本文由威尼斯人发布于vnsr威尼斯城官网登入,转载请注明出处:日本与印刷事业,一战中的北洋政府